企业新闻

首页 > 开心8赌场 > 企业新闻 > 正文

稳,是酿酒人最深的功夫

浏览量:| 发布时间:2020-09-16

在青与蓝集团2020年秋季开酿动员会上,三部三车间的郭彬祥被评为“优秀带班长”。问他酿好酒有没有秘籍?郭彬祥笑着说,好酒无非是每一环节稳扎稳打的“笨功夫”。也正是无数个像他一样踏实沉稳的酿酒人,用细致入微的基本功,铸就了一瓶瓶青与蓝贡酒稳如泰山的品质。

稳出成绩,名酒率拔得头筹

某一两次的出色,或许含有侥幸的成分,但长期稳定的高水准,则是实力的完美阐释。酿造管理中心有43位带班长,郭彬祥带的班名酒率是出名的高,不仅高关键还稳定,他带的七个组产质量常年稳居中心第一方阵。一个班八十多号人,怎么就能做到产酒的整齐划一,郭彬祥到底有什么高招?


郭彬祥查看酒醅发酵情况

“粉糁得透,这才好糊化,不错。”郭彬祥绕着粉好的粮食走了一圈,弯腰抓起一把攥了攥觉得很满意,这才起身去下一组看,“量糠、量醅得按照一定比例,九盒子去一桶一点也不能马虎”。为从严控制糠水比例,郭彬祥经常一个组一个组地检查。绕过锅甑,郭彬祥又径直往窖池方向走去,蹲下身抓起一把新出的酒醅尝了尝对笔者说:“香!这就是咱压池子的酒醅!”“分层出池,出过一层下面一层一定要是平的,还有靠近池壁的糟醅再挑干净些……”扭过头他向正在出池的两位员工叮嘱一番……

每个组每道工序每一天郭彬祥都要走上好几遍,近三十年的酿酒经验,虽然手是“温度计”、眼是“酒度计”、舌头是“酸度计”,但他说:“也不能光凭经验,重点是恪守工艺要求,执行到位,每个环节细枝末节都不走样,好酒才能不走样。”三部三车间的主任陈猛说:“郭班长50多岁了,酿起酒来还像个精神小伙,一个班8个多小时,来来回回地看,叮嘱他歇会吧,除了做记录时能坐一坐,一眼不见他又摸到锅甑边上去了。嘴勤、眼勤、手勤、腿勤,他们班的名酒率就是一点点盯出来、严出来的。”

聪明人都懂得下笨功夫。憨厚的郭班长不善言辞,但绝对是聪明的酿酒人,因为他懂得稳工艺是出好酒的关键。


郭彬祥给员工讲解注意事项

“班长,我不想去垫班。”一位被安排去隔壁组垫班的员工向郭彬祥说。原来隔壁组因有人请假忙不过来,按照惯例,会从别的组外围抽浆水人员里抽调一人垫班。但此时,显然被安排去垫班的员工不大乐意。郭彬祥走过去笑着说:“我刚进厂时跟你一样,也是出池抽浆水,我可羡慕他们在锅甑边干活的啦!为啥呢?能学到技术。那时,我吃饭走路都比别人快,因为想早点回来跟师傅学其他岗位的技术。窖池上的活干完,我从来不在池边坐着休息,跑到前面帮甑、打老堆。酿酒是个技术活儿,你要是想学就去练练手,要是不想去咱也不勉强。”小伙子点点头,拿上工具准备过去,不放心又回头问:“班长,我不会咋办?”“我安排人教你,放心吧!”郭彬祥笑着说。

“酿酒是个实在活儿,舍不得出力舍不得用心不行;酿酒是个良心活儿,人家心里不痛快咋能酿好酒?要多了解员工的想法,大家心平气和、团结一致才能干好活。”郭彬祥说。

诚恳的人最易赢得信赖。郭班长不会说漂亮话,每回都是推心置腹、现身说法地跟大家交流,在他看来,一个班只有人心稳、目标齐,才能出好酒。

稳出高徒,郭家酿酒父子兵

带班的这些年,郭彬祥教给大家的不仅是酿酒的经验,更多的是酿酒人的敬业精神。王雷侠是三部三车间的一位组长,也是郭彬祥一手带出来的高徒。在他的记忆中,“师傅在酿酒这件事上极为严格,不仅是对别人,更是对他自己。”他向笔者讲述了去年他们车间进行工艺实验的一件事,那时三部三班接到用“直打方式”蒸酒(直 即出池后直接配糠配醅上甑蒸酒;以往工艺都是酒醅出池后先清蒸一次,再混合配比后上甑蒸酒)的工艺实验任务。“直打”如果成功了将极大地节省人力、降低蒸汽消耗,但前提必须是酿出来的酒产质量不受影响。

为了保障工艺执行的标准,郭彬祥日日守在车间,盯工艺、勤总结,把发现的问题和处理方式及时在班前会上与大家分享。突然有阵子,郭彬祥不主持班前会了,他把所有问题写在小纸条上让组长王雷侠代为主持,对外只说自己嗓子哑了。直到40多天后,这一排次的酒生产完,产质量完全达标,郭彬祥才放心请了假,去医院做手术切除嗓子里的息肉。原来息肉已经影响他正常 说话 说活了,但是由于不放心正在实验中的这一排次酒,他把手术推迟了近两个月。

郭彬祥对酿酒的执着,不但影响着他的徒弟,也感染了他的两个儿子。郭燕灰、郭存款两兄弟正是在父亲的影响下先后成为青与蓝酿酒人。

“爸,你们班儿的名酒率高,可有啥妙招?”郭存款问。

“咱可都是按一个工艺干的,配糠、配醅、上甑、糊化、入池发酵,想想每一个细节可有没把控好的。”郭彬祥说。

“爸,有时候感觉出来的酒有些杂味儿,为啥来?”郭燕灰问。

“出池时糟醅可分干净吗?上一排次馏酒速度可快?小火馏酒得把握好……”郭彬祥放下筷子语重心长地说。

父子三人的饭桌上,经常是这样你一言我一句的谈酿酒。因为分在不同的车间,加之错峰生产,三人在厂里碰面的机会很少,所以逢年过节的家庭聚餐就成了爷仨的技术交流会。


酿酒父子兵——郭彬祥(中间)与儿子郭燕灰(左一)、郭存款(右一)

“其实我也就口头上教教,他们进厂时,车间里安排的都有师傅,儿子也上进,我很欣慰。”谈起儿子,郭彬祥难掩一脸骄傲。2009年小儿子郭存款进厂,干了三年多就因为表现出色升为组长,稍晚进厂的大儿子郭燕灰也不甘落后,没多久也晋升为组长。父子仨你追我赶,在互相切磋中共同进步。

采访中,郭燕灰、郭存款两兄弟得知文化中心的同事在三部三车间拍摄他们父亲,下了夜班顾不上休息特意赶来,他们想给父亲一个惊喜、圆他一个愿望。原来最晚进厂的郭燕灰也工作10年了,父子三人因工作时间地点不同,连一张在车间的合影都没有。

镜头定格的那一刻,兄弟俩从左右两边抱住父亲,郭彬祥乐得像个孩子。他说,这是上班这么多年最开心的一次,父子三人同上一锅甑、同摘一回酒,还能在我们酿酒的车间里合个影。

兄弟俩谈起以后的规划,说想像父亲那样认认真真酿好酒。郭彬祥笑着说:“哪能光像我,你们得比我强才行,只有酿酒人一代比一代强,咱 原酒才能一年比一年好!”

先进工作者、优秀带班长、技术标兵……厚厚的荣誉证书,旁人看来酿酒有高招的郭班长,不过是背后多下一番苦功,远离适意的安稳,不做机械的重复,每一次的认真对待,让他不断从稳中取胜。

踏踏实实做事、稳稳当当酿酒,这正是咱青与蓝酿酒人最深的功夫!

(代漫漫)